母乐儿安医康养管理中心

西南交大国际老龄科学研究院副院长:米易是康养“优等生”,更要是行业领导者

发表时间:2021-07-24 12:17

康养到底是什么?我们要的康养,我们能做的康养、我们能做好的康养又是什么?在康养度假领域中有“北有秦皇岛,南有攀枝花”的说法,而作为攀枝花康养集中地、集成地的米易,又能不能在这些问题上给出一些答案?

7月23日,西南交通大学国际老龄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杨一帆,在“清凉与盛夏相约”联动直播活动中,带着这些问题和思考,对米易康养产业的发展做了探讨。在谈到米易康养未来发展时,他说,米易在全国发展康养产业的城市中是“优等生”,但“优等生”还需变成领袖,成为行业排头兵和领导者。

康养不是简单的相加

“谈到康养,可能大家首先想到的是老年人。”

一开场,杨一帆就提出一个问题:究竟什么是康养?他说,有些人说,康养就是针对老年人,认为老年人需要一位好的养老设施和服务;而有些人则认为,中老年和即将步入老年的人,也对生命质量提升、身心保护、身心养护有需求,这也是康养。而在世界卫生组织定义中,康养就是健康,就是身心与环境的和谐统一,就是生理、心理和精神都处在良好的状态。

“是不是我们把这些东西全部加在一起就等于康养?”杨一帆说,在他的观点里,他不把这些元素的相加和康养划等号。他认为,康养不一定要在一个地方常住,它可以是分时、分季的,既是一种持续性、系统性的活动, 又可以是像休闲、疗养、康复等具有短暂性、针对性、单一性的健康和医疗行为。

它可以按照自己需要和实际生理、心理状态来做调整,是一种综合外部环境以改善人的身体和心智,并促使其不断趋于最佳状态的行为活动。“总体来讲,只要是为了促进人身心健康,只要是旨在促进人与周围环境统一,而开展的短时、长时的活动,就可以被定义为康养。”

杨一帆认为,康养应该把一二三产业重新组合,并将康养元素和理念融入到一二三产业的体系中去,它不能只是服务,其中一个重要的部分得是工业、制造业和具体的项目。“这些项目如何与服务管理结合,同时对外围的物流、交通、建筑等产生互动关系,形成一个圈层体系,这是我们发展高质量康养必须明白的一个问题。”

他认为,而这个过程当中,产业业态的融合和形态的组合以及新的价值的产生,是康养产业的核心。“所以,米易的一二三产业,如何做‘康养+’这篇文章,我认为仍在路上,仍需要去深化发展。”

在他看来,康养产业的圈层体系应该有三层,其中核心层是康养生产、紧密层是康养服务、支撑层是相关产业。而作为健康养生产业与旅游业、现代休闲农业、新兴工业等融合体的康养产业,其本质是从事健康产业的企业间在产业链上完成纵向联系,即不同的产业链相互融合重组,以达到产业活动增值的目的。

米易康养产业发展 可能能从上海找到灵感

米易康养产业的发展,可借鉴的经验在哪里?在现场,杨一帆通过解析全国康养城市的案例来说明,米易未来康养的发展,可能能从上海发展康养的模式中学到有用的东西。

“北有秦皇岛,南有攀枝花。”杨一帆首先分析了秦皇岛和攀枝花发展康养产业的模式和特点。

他认为,秦皇岛在康养产业发展上,和海南类似,都属于山海康养,这是一种自然资源式的康养产业发展。这种康养产业发展方式,靠山和海这种独特的自然资源来驱动,虽然很好,但需要其它业态和这些自然资源有个很好的整合,其中难度非常大。

而与秦皇岛康养产业相比,米易在基础设施建设、城市规划、城市知名度等方面,还存在着进步空间。同时,与秦皇岛相比,米易经济发展水平低经济拉动能力差,产业嵌入水平也较低,康养较为依赖旅游业。

“攀枝花式的全域式康养,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模式。”杨一帆说,攀枝花是个山城,普遍有坡、有坎、有山,出行有天然的障碍,虽然城市建设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些不便,但要在这样一个城市里全域发展旅游,需要非常大力度的全局统筹。也对交通通达度、规划精准度、产业品牌度、康养全维度、产业政策度和市场及人力资源度都有着很高的要求。“所以攀枝花市都是党委政府在推动这个事情,甚至专门成立了部门机构,这是一个久久为功的工作,需要时间也需要定力。”

在杨一帆看来,以上海为例的产业相互嵌入式的康养,可能对米易最有借鉴意义。他说,上海发展康养,把体育、健康、医疗、养老等结合在一起,把新的业态和功能,嵌入进原来的产业形态和服务形态中。“这样的方式,符合大多数城市发展康养产业的特点,可复制性也高。”

他以上海的体育方式生活化为例,在上海,到2020年共建成区级体育中心23个、新建市民健身活动中心50个、多功能运动场150个、足球场100个、健身步道300公里,而到2030年,相关数据将更可观。他说:“我们可以在这个当中获得新的思路和发展的可能。”

让米易成为一种休闲生产方式

在米易应该如何发展康养的问题上,杨一帆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:让米易成为一种休闲生产方式,打造幸福美好生活精美橱窗。

“米易的气候、自然、物产条件就是这里与生俱来的优势。”他首先谈到了米易有什么。在他看来,米易在依托这些条件,已经将农文旅方面的工作做到位了。

但在如何能做好这个问题上,他认为米易下一步还需要在工、商两个字上做文章。以米易瓜果为例,他说,米易有好吃的瓜果,但却易腐败难运输。他认为,米易应该在现有的条件下,发展一些食品工业,对瓜果进行粗加工、深加工,并融入一些冷链物流等进来,以克服米易存在的交通等短板

此外,他认为米易应该坚持房产只住不炒,但也不需要鼓励大家都来买房。在他看来,当地可以将已有的房屋资源进行改造升级用于康养,而城市工业升级改造和更新换代也会空出一些空间,这些闲置空间恰好可以被赋予康养功能。“有瓜果、生态、环境、建筑、物流,就可以做系统集成,打造康养相关产业集成地。”

同时,杨一帆说,在康养的路上,米易还可以成为一些康养科技的策源地。“米易有与生俱来的优势,但也需要‘无中生有’去创造。”在具体操作中,他建议米易可以围绕疗养、康复、抗衰老等方面,或围绕某种东西、产品甚至是产品链等,形成一个相关的康养产业发展规划,并找到相关头部企业展开系列产业群合作。随后,便可稳住人口,引入教育。“游客很重要,但常住民更重要,把这些组合起来,我相信米易的康养一定会在新的历史时期,走出新的发展路径。”

在杨一帆看来,在“米易成为一种休闲生产方式”这个问题上,米易拥有小城、宜居、安心、幸福等元素,休闲方式的问题已经解决,但仍需要讲生产。他说,米易的康养需要把生产和消费连接在一起,不能让人们来这里只晒太阳。在这个当中,除了要有观光体验、游乐消费,还应有制造生产的部分。不仅要讲农文旅,还应该讲农商文旅。

“米易是攀枝花康养的集中地、集成地。”他说,如今全国很多城市的康养产业都纷纷有了起色,米易绝对是其中的优等生,但米易康养产业的发展决不能止步于优等生,而应该做行业的排头兵和领导者。“标准引领、场景空间引领、服务质量引领和人力资源水平引领等,将可能是米易下一步发展的目标。”


分享到:
母乐儿安医康养管理中心
首页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关于我们  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新闻中心               联系我们